庄家事先知道赛果的赔率和盘口——这一类型的赔率和盘口,又可以分为以下2种情况:

第1种状况


(1) 庄家在设置赔率和盘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出现的赛果,所需要做的,就是如何利用赔率和盘口,将玩家的注码导向赛果的对立面。


我们来看看具体实例:2007年11月欧洲杯周边赛:格鲁吉亚—苏格兰(盘口设置:苏格兰客让半一),来回忆一下当时的赛前情况,格鲁吉亚早已经出线无望,并且赛前格队主教练声明会以锻炼队伍为目的,起用多名新人来应对这场比赛,而对苏格兰而言,这是一场必须取胜的比赛,无论从实力还是战意上分析,苏格兰都是处在绝对强势的一方,最要命的是,没有玩家愿意相信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苏格兰会掉链子,也就是说,很少有人敢把希望寄托在毫无追求的格队上面,而庄家的亚盘设置堪称经典:客让半一,怎么解读这个盘口?首先,就亚盘而言,这个半一盘真实反映了两队的实力差距。

其次,这是一个赢球就能赢盘的盘口,足以打击对格鲁吉亚还抱有一丝幻想的玩家,让玩家觉得,除了选择客队取胜,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,说到这里,其实我也只能判断出苏格兰赢球的结果不可能发生,当庄家不惜破坏自己赖以生存的平衡法则,有目的的将注码引向某支球队的时候,请记住,那一定是个美丽的陷阱。再来看看后面的细节,也许你对其特征有一个更深刻的理解:当天下午四点钟,在亚洲迎来第一个受注高峰的时候,苏格兰从客让半一高水一路狂降至超低水,甚至出现了一球盘的副盘,而与之对应的欧洲却缓慢调高客胜赔,对玩家青睐的客胜给予更高的赔付,一副有恃无恐的嘴脸,亚洲吃进足够多的客胜注码后,又将苏格兰调至高水,似乎在告诉玩家:再来,再来,别客气。就这样,反复徘徊在高水和低水之间,回圈吃进客队注码,到赛前,再次回归到客让半一高水(1.02)位上。


来温习一下庄家对于这类赔率和盘口的操作特征:赛前舆论——玩家心理——盘口导向——请君入瓮——不怕赔付。


来温习一下庄家对于这类赔率和盘口的操作特征:赛前舆论——玩家心理——盘口导向——请君入瓮——不怕赔付。

第二种状况


(2)还有一种情况,庄家在设定赔率和盘口时并不能知晓赛果,但是随着比赛时间的临近知道了赛果的走势,这时候,庄家会及时修正自己的赔率和盘口,并且运用赔率和盘口的优势,阻止玩家买进即将赢得比赛的一方,如果说,第一种类型的核心是诱,那么,第二种类型的宗旨就是阻。


来看一个具体战例:2006年11月,北欧皇家联赛:哈马比—哥本哈根(初盘设置:主让平手)先来重温一下当时的赛前情况,哥本哈根当时面临三线作战:国内联赛,冠军联赛,还有就是这个北欧皇家联赛,对瑞典哈马比是北欧皇家联赛小组赛的第三轮,前两轮哥本哈根均以失败告终。给玩家的感觉就是哥本哈根有放弃的嫌疑,所以,如果仅从平衡注码的角度考虑,即便是不变盘,通过水位上的调整已经足以做到这一点,尔后发生了什么呢?这场比赛是凌晨两点多开战,在下午五点种左右,我相信应该是庄家得到了内幕,纷纷对盘口进行调整,变为哥本哈根让平半高水。

庄家知道,以哥本哈根的实力与名气,不会缺乏追捧客,如果说初盘是以平衡注码为目的,那么,庄家在知道哥本哈根会胜出的前提下,是如何通过变盘来阻止玩家买进的呢?到晚上11点多钟,也就是临场前三个小时,庄家再次做出调整,盘口变为客让半球超高水(1.10),估计有亚盘基础的朋友一定会问:庄家连升两次盘,难道不是看好哥本哈根的意图暴露无疑了吗?


表面上是这样,庄家的意图有三点:其一、平半升半球是增加去上盘的难度,不给你输半的机会。其二、庄家希望给你一种买哥本哈根的注码很多而被迫升盘的假像。其三、庄家用超高水设置你去上盘的心理障碍,因为在玩家眼里,似乎永远都会视超高水为洪水猛兽。结果,在庄家的精心保护下,哥本哈根顺利赢出。这种类型的赔率和盘口的特征就是:修正盘口——增加障碍——设置阻力。

作者 FYT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